青蛇电影

求电影《青蛇》的影评谢谢!!
更新时间:2019-09-07 21:40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诗情江南,情欲浮尘——徐克的《青蛇》 作者:裴-雅 转自SOHU影音社区 看徐克的《青蛇》,自始至终贯穿的感觉就是:江南好,江南美,诗意的江南,中国人心中的江南情结,缠于景,缠于物,缠于情,缕缕浮散,悠悠不绝。 看那西湖烟雨如丝,画舫飘漾,白素贞与许仙初相会。才子佳人,百年修得同船渡。四目脉脉,情意流转。一颦一笑,诉尽了多少相思意。天地间,只余轻雨飞扬,眼前心头,幻化的皆是风月无边。江南的水意,就这样柔柔地荡漾着,春意,就在那绵绵春雨的浸润下,爬上了人的心头。于是,片中人笑得迷醉,片外人看得陶醉。 再到相别,许仙立于岸边许久,收伞递于白素贞,“留于遮雨之用”,转眼却见船头斜放一伞,讪讪间,白素贞却巧笑着接过伞,留下了一句:“箭桥双花坊巷口,姓白的那户人家”。多少江南的浪漫诗情,多少人间的旖旎风情,在那一声“箭桥双花坊巷口,姓白的那户人家”的重复中,缕缕地渗透了出来。想,人间多少的至真至性爱情,都由得这样的一个含蓄邀约中蔓延开始。此后,佳人妆楼倚望,公子凭栏遥想,外人呢,惹得心头一片惆怅穿行:何日待得佳人如此青眼? 及至许仙和白素贞的家,亭台画榭,曲廊通幽,更那池中水碧生凉,荷花凝朱含芳,江南的水乡,居家的诗意,已在这国画般的意境中袅袅升起,看一眼。都觉得让人心生无限的纯美感,想象居住其中,感受临水观花,风生水起,明月拓影,青莲浮水,再与佳人池边或漫步,或赏玩,或戏水,又该是怎样的一种诗情画意。那一抹古典的形色之韵,那一幕江南的淋漓水气,寄寓了多少中国人对家的温情遐想。更何况还有两个佳人为伴,一个温婉贤淑,一个野性媚惑,此情此境,除却神仙生活,世间还能有何可以形容得出?平生若得享用一日,便觉生命圆满,夫复何求! 再看景那形。看那红叶飘舞,竹影婆娑,蓝光幽微,小桥流水;看那张曼玉柳腰纤细,回风舞雪,尤物不可名状;看那王祖贤媚眼如丝,吐气幽兰,撩拨着心底的欲望青蛇;一切都是那样的迷离而绝美。再有白的纱,青的纱,漫漫地飞扬,遮迷了世界,遮迷了人的眼睛。妖艳的《流光飞舞》响起,自心底泛出的缱绻缠绵,一声一息都是那么撩人心魄,幽幽忽忽中,诉说着情事的纷扰: 半冷半暖的秋静静烫贴身边 默默看着流光飞舞 晚风中几片红叶惹得身心酥软绵绵 半醉半醒之间认认笑眼千千 就让我像云端飘雪 以冰清轻轻吻面带出一波一波缠绵 留人间几回爱迎浮生千重变 与有情人做快乐事未问是劫是缘 似柳也似春风伴着你过春天 就]让你埋首烟波里 放出心底狂热抱一身春雨绵绵 无论歌词,无论台词,都是这么的精致婉美,一如江南的气质,散发着沁心的香,余音绕梁,在人心头缠绕不去。 于是这浮光四射的世间,这姹紫嫣红的西湖侧,需要再求证的,就是人妖情爱可以通心,灵犀可以相印。以前始终恼恨《白蛇传》中的安排,妖可爱人,爱得痴心入骨,人却为何对妖敬而远之,即便明知柔情绕怀,此生再无法抽离,却也硬生生地往外推着。再看到《青蛇》中,许仙将法海念珠抛掷于水中,跪倒在地,求着青蛇白蛇的赶快逃离:我知道你们是蛇精变的,法海马上就要来收你们了,我只求你们快点逃吧,不要再斗气了,逃得越远越好。乃至到了金山寺里,许仙对着法海大喊:我不愿修行,我甘愿沉迷女色,你们这是妒忌我!等到法海与白蛇青蛇斗法时,许仙又大喊:你们不要再斗了,只要你放过我娘子,我愿意出家,我厌倦红尘,我四大皆空,你们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这才是江南的真性情!没有了爱,没有了浪漫,生命只剩下行尸走肉;即便真的选择四大皆空,却早已经是色在其中。于是人性熠熠生辉,于是世俗,于是教义,在此消散化解。我们看到爱的光芒,柔美的光芒,无坚不摧的光芒。许仙,你终于做回了你自己,终于听从自己的幸福指引,去为爱殉道,而不是向世俗低头。于是悲剧不复再是悲剧,即使有泪水,却也心甘情愿,而不是无奈苦涩。 许仙最终没有老死于户牖之下,而死在了青蛇的剑下,有了眼泪、有了人性的青蛇剑下。追问着“人间有情,但情为何物”的青蛇剑下,最后洪水滔滔,淹没了爱与恨,法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