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母的电影

盗墓笔记电影最后什么意思鹿晗望着那个唱戏的女的联想到了蛇母王
更新时间:2019-09-10 20:18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对于38岁,已经经历了一切,准备出发做最后一件事情的吴邪来说却并不是。我们在电影里所看见的人,几乎已经全部故去或者离开了,然而对于吴邪来说,对他们的感情、思念、愧疚和渴望弥补经年累月,这些情绪却是真实存在的。

  所以在他的讲述里,自己并不是故事最开始时的生瓜蛋子,他有极强的独自作战能力、能用魔笛驱赶尸鳖、像吴超人一样救众人于水火……因为这是他所渴望的自己,如果在一开始他就拥有这些能力,那么在这十几年里,他就不会失去那么多人。

  所以在他的讲述里,大奎并不懦弱、胆小,并不是那个中了尸鳖毒,在脱出七星鲁王宫的时候抱住自己打算同归于尽的人,而是一个牺牲自己成全他人的人。因为在吴邪内心深处,他希望所有人都好,看得透最冰冷的人心,但依旧可以相信过命的朋友。

  所以在他的讲述里,阿宁是一个善良、懂得互助的人,她会说下一次我执行任务的时候,除了问“how much?”还会问“Right or Wrong?”。如果阿宁一开始就懂得质疑追求长生的意义,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儿,也许她就不至于为了并不值得的东西香消玉殒。

  所以在他的叙述里,胖子成了故事真正的局外人,因为这十几年里,活佛一样的胖子同样失去了太多,是吴邪无法弥补、更无法回报的,如果胖子在最初就选择了离开,此后的涉险和痛苦,是不是就可以减免一分?

  所以在他的叙述里,小哥会说很多话,会开怀大笑,能和他长时间相处而不是习惯性消失,也许在吴邪内心的渴望里,他真的无比希望小哥也能真正地放下和快乐。而自己,能够和他成为并肩战斗的人。

  但吴邪唯一没有改变的叙述,是他自己的命运。无论心魔是否解开,承担这一切都是他必然的宿命。和这些人的相遇、相识、相知,也是他必然会经历的纠葛。

  生命这么浅,我们涉水而过,湿了脚踝,丢了鞋子,到了对岸。 和作家讲述的故事结束了,吴邪也就启程了,他并非留下了线索留下了谜面或是谜底,而是记录了他们所有人相处的曾经。

  顺着剧情,小吴邪拿的那个类似于转经筒的东西类比长大后拿的钥匙,小时候伸手的面具人类比长大后伸手的张起灵,小时候去的禁地类比这个西王母墓,这个唱戏的姑娘就类比了西王母,特别有那段指甲的类比。毕竟这个故事本身就是吴邪真假掺半描述的,这种呼应更加强了这种戏剧效果。

  吴邪小时候在老房子里遇到的面具人就是张起灵··要不然他为什么那么执着于那个铜钱···

  那个铁面人的面具太奇怪了,吴邪看到它的第一眼并没人提示他,他自己特别顺手就把那个铁面人的面具给扣在头上,也太顺手太自然了吧,他戴上面具之后,镜头画面马上无缝连接出现了铁面人红眼球的镜头,他俩一定有某一种命运身份的重合,不然不会用镜头强调出来,他戴上面具之后整个机关才开始运作,他和铁面人一定有一种宿命的关联,最后结尾吴邪对应的也是铁面人。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