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母的电影

盗墓笔记电影塔木陀在哪里?蛇母陵墓是怎样回事?蛇母的扮演者是
更新时间:2019-08-13 23:08 浏览: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

  《盗墓笔记》中的蛇母其实也就是历史上的西王母,到红颜祸水,上到妹喜、妲己、褒姒,下到赵飞燕、陈圆圆,哪个不是倾国倾城,花容月貌。那么作为祸水的西王母,照理说也是颜值爆表,眉目如画。但是按照中国古典文史书籍来看,西王母的形象却在神话故事中呈现两种极端。西王母在《山海经》里的描述是“其状如人,豹尾虎齿,善啸,蓬发戴胜。”说的像模像样,有鼻子有眼,但毕竟《山海经》除开人物和地理之外,更算是一部玄幻作品,这样的外貌符合奇幻的画风,但对于正常审美的群众来说,还是过于惊悚了,所以也免不了被世人摈弃。为了给西王母的美貌正名,亲妈粉在《汉武帝内传》,《穆天子传》里极尽赞美之辞,西王母从长相吓人的母夜叉,摇身一变成为了超脱出尘,能歌善舞的女神。再后来,雍容平和的西王母又和瑶池、天河、蟠桃会、紫云车等黄金装备牵扯上关系,自此更是让人浮想联翩了。美人于瑶池梳妆盥洗,在天河顾影自怜,乘坐仙界的玛莎拉蒂——紫云仙车姗姗来迟,同时上空环绕着青灰色的鸟,风情满满,与西王母的美貌相映成趣。说到西王母的青鸟,李商隐就曾经写过关于这种生物的同人文:“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路。”青鸟作为西王母的吉祥物,不仅是一名信使,也是情义的代表。有这样的陪衬,西王母的形象更是显得仙气逼人。《汉武帝内传》称西王母“头上太华髻,戴太真晨婴之冠,履玄鐍凤文之舄。视之可年三十许,修短得中,天姿掩蔼,容颜绝世”,从这里看西王母肯定是美人,而她的美更有着几分不可高攀和难以直视。即便是万人之上的天子汉武大帝,也数次想要与西王母相见。汉武大帝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对西王母的迫切渴望,除开长生不老的传说外,其美貌多半也是缘由。

  中国古代神话爱情传说之多,七仙女、织女、巫山神女等下界来,凡间男人皆是被勾魂夺魄,拜倒在石榴裙下,可见得这些姑娘的模样,不是国色天姿,也必是魅力逼人了。重点在于,她们皆是西王母的女儿。有其母必有其女,以如此优良基因看,西王母必定风姿绰约。尤其在牛郎织女的故事中,最后西王母摘下发髻上的金簪,凭空就划出了银河,挽发云髻,光彩熠熠。

  西王母的故事被过于神化,故而显露在我们面前的容貌多是破碎不完整的。不过有个结论,倒是数千年来鲜少有人反驳,那便是西王母的户籍。

  从周穆王西行,再到昆仑山之神,还有汉武帝在长安以西的地方祭祀西王母,都能看出来,西域多半就是西王母居住的地方。那么西王母的美,似乎还带有不少异域风情。当然,假设西王母真是西域人,《山海经》中“豹尾虎齿而善啸”的说法也值得推敲。上古时期的诸多壁画和古瓷向世人展示了当时盛行的图腾崇拜,尤其是对于野性的模仿。既然书中记载西王母身披豹皮,牙套虎齿,还能歌善舞,那么西王母所在部落的画风,必定是一个相当热情和开放的民族。这样想来,西王母之美,就更让人期待了。

  再到后来,民间开始流传嫦娥奔月的故事,但最早的情节中,嫦娥的结局并没有所传的那么美好。嫦娥并没有变成广寒宫的仙女,而是被西王母施法变成了癞蛤蟆。同为女人,对同性美貌的嫉妒之情铺天盖地。面对如嫦娥般美貌的女子,西王母的内心就像白雪公主的后妈,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她,也难怪她会把一个美女变成丑陋的癞蛤蟆。于是从牛郎织女到嫦娥,西王母之美又变成了美人蛇蝎的代表了。

  1981年10月24日出生于印度哈里亚纳邦,演员。玛丽卡·沙拉瓦特在世界影坛的知名度虽不如她的同胞、贵为世界小姐和宝莱坞皇后的艾西瓦娅,但胜在年轻,东方人种特有的美艳和神秘在她身上展露无遗。事实上,作为第一位为《花花公子》拍摄裸照的印度女星,玛丽卡在西方尤其是在美国已经成为东方女性性感的代名词。2005年,唐季礼为《神话》挑选女主角之一时,便对玛丽卡青睐有加。假以时日,玛丽卡一定可以厚积薄发,创造出比她的前辈更辉煌的“神话”。曾出演《政治之爱》、《神话》、《你》、《军中作乐》等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

监督热线: